每天資訊“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菜單

“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所謂“國人暴動” ,也稱作“國人起義”,是公元前841年在西周國都鎬京發生的一次大規模民間起義。這裡提到的“國人”,雖然以平民為主體,但帶頭的卻是貴族階層,頗有古希臘時期城邦政治的特點。

對於國人暴動之前的歷史,我國尚未有確切的紀年,基本都是推算估計。在司馬遷所著的《史記》中,十二諸侯年表就是從公元前841年開始的,此後才有了準確的數字紀年。

“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經過了兩百多年的分封制,周天子的王城鎬京之外已經遍佈諸侯國,而在鎬京之內也遍佈貴族,周朝的土地基本上都被這些諸侯和貴族佔據了。以至於,周王室直接掌控的土地越來越少,極大地削弱了王權。

周夷王之後,他的兒子姬胡繼承了王位,史稱為周厲王。他為了擴充土地,也為了聚斂錢財,開始將無主的山林和湖澤等地都直接收歸天子所有,禁止平民百姓甚至宗室貴族涉足取利,導致了越來越多的人心生怨恨。

“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對此,大夫芮良夫勸諫周厲王要適可而止,不要過分激化矛盾。據《史記·周本紀》記載:

大夫芮良夫諫厲王曰:“王室其將卑乎?夫榮公好專利而不知大難。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載也,而有專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將取焉,何可專也?所怒甚多,不備大難。”

芮良夫採取了迂迴戰術,透過彈劾榮夷公來勸諫周厲王,山林胡泊等自然資源都是上蒼賦予的,應該由全民共享,而不能天子獨佔,否則必定引起天怒人怨。而且,天子的權力基礎就在於諸侯和貴族的支援,否則必定成為孤家寡人。

可惜,芮良夫的良言並沒有被厲王採納。相反,他還更進一步加劇了本就存在的矛盾,推行起了高壓政策,不斷監聽和打壓貴族勢力。據《召公諫厲王弭謗》記載:

厲王虐,國人謗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在鎬京表面的風平浪靜之下,不是矛盾的化解,而是更進一步的聚集。隨著貴族越來越衰弱勢微,隨著平民越來越苦不堪言,“國人”的矛盾終於爆發了。

不過,西周雖然處於奴隸社會的鼎盛時期,但在樸素和原始的社會公序下,國人對於周厲王的憤怒並沒有轉化成為陳勝吳廣式的武裝起義,而是寄希望於上層大貴族的內部更迭,以最小的傷亡和代價取代周厲王。

就這樣,鎬京城內的大貴族鼓動平民(小貴族)紛紛湧上街頭,發起了一起群體性的政治事件,逼迫周厲王逃離國都。事實上,他們並不是反對周王室,甚至不是反對周厲王,只是反對周厲王的霸道政策罷了。

“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受此影響,周厲王只得逃到了彘(zhì)地(今山西霍縣)避難,再也不敢返回鎬京,甚至也調動不了各地諸侯前來勤王。不過,各諸侯國和大貴族也沒有繼續追討勢單力薄的周厲王,於是出現了非常奇怪的一幕。厲王回不了國都,而參加暴動的“國人”也不再追殺厲王,雙方達成了一種“默契”,而這種默契竟然存續了十三年之久。

期間,召穆公和定公兩人共同執政,繼續管理西周的大小事務,從此改年號為“共和”,史稱“周召共和”。

“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等到周厲王在彘地過世後,他的兒子姬靜自然而然地繼承為周天子,史稱“周宣王”。

宣王繼位後,他汲取了父親厲王的教訓,對諸侯和貴族都採取了較為寬容的政策,政治上重用召穆公、虢文公等人輔政,逐漸平穩了局勢;軍事上積極征討山戎、鬼方、淮夷等勢力,暫時恢復了西周的國力,史稱“宣王中興”。

“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但是,面對這些成績,周宣王晚年驕傲了,掀起了一浪高過一浪的對外征伐,終於遭到了慘敗,使得中興局面最終破滅。而他兒子周幽王即位後,不斷倒行逆施,終於導致了西周的滅亡,從此歷史進入到了東周列國時期。

“國人暴動”加速了西周滅亡的程序

@文史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