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資訊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菜單

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1944年8月下旬,二戰時期的東線戰場。

在烏克蘭的喀爾巴阡山地區,出現了一個德軍步兵突擊排。他們的任務是增援一個被圍困的小分隊。

隨同突擊排一起出發的還有一名狙擊手,他叫弗裡茨,是這篇文章的主角。

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德軍的突擊排突然對蘇軍發起了火力攻擊

他們穿過茂密的樹林接近了目標,突然對蘇軍發起了火力攻擊,以掩護被圍困的小分隊安全撤離。

但是,德軍小分隊撤退的路上有一處開闊地,大約100米長,正好處在蘇軍的火力射程之內。

迫擊炮的炸點越來越靠近德軍戰壕,這些被圍困的德軍想要逃生,唯一的機會就是趕緊做長距離衝刺,穿過這片開闊地。

很快,在迫擊炮彈落進戰壕前,那些德軍跳出了壕溝,朝著援兵的方向跑了過來。他們沒有沿著之字形路線奔跑,而是做直線衝刺,結果成了蘇軍的活靶子,一個接一個地被撂倒了。

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開闊地上的德軍士兵成了蘇軍的活靶子

蘇軍的迫擊炮把炮口轉到了開闊地上,一陣猛轟,把那些受傷的德軍士兵炸成了碎片,捲起的大團泥土掩蓋了他們破碎的屍骨。

炮擊過後,空闊的地面上只能聽見那些受傷士兵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兩名德軍士兵自告奮勇去擔任救援工作,他們迅速靠近了那些受傷的戰友。

他們到達了第一個傷員身邊,抬起他的身子檢查傷口。就在這時,一發子彈射了過來,在這名救援者的胸前鑽出了一個拳頭大的洞眼,鮮血像噴泉那樣湧出。他的身體抽搐了一會兒就倒在地上死去了。

另外一個救援者還算幸運,他完好無損地返回了陣地。

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蘇軍狙擊手

狙擊手弗裡茨用望遠鏡仔細搜尋著遠處的叢林,試圖找出蘇軍狙擊手的位置,但對方隱蔽得很好,而且他的距離太遠了,基本上無能為力。

蘇軍狙擊手的存在使得任何救援的嘗試都不可能做到。

那些傷員的哭泣和喊叫聲逐漸減弱,無疑,死神已經降臨在他們身上了。

唯一的例外是一名被擊中腎臟計程車兵,這一創傷並不足以致命。他撕心裂肺地慘叫著,以宣洩自己的痛苦。任憑他躺在那裡掙扎,誰沒辦法救他,除非犧牲更多的性命。

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蘇軍狙擊手的存在,讓德軍束手無策

哭喊聲平息了下來,那個可憐計程車兵舉起一隻手,向突擊排這邊求助。幾秒鐘後,蘇軍狙擊手的一發子彈擊中了他的手,那隻手無力地垂了下來,僅僅有幾根肌腱連著,像一根斷掉的樹枝那樣懸蕩著。

可怕的哭泣和尖叫聲又開始了。

排長把狙擊手弗裡茨叫到一邊,表情嚴肅地說道:

“我不能命令你,只能請求你。請你用乾淨利落的一槍結束那個可憐的人的痛苦吧。”

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請你結束他的痛苦吧

弗裡茨極不情願地把狙擊步槍架在捲起的帳篷布上。

距離大約是80米,狙擊手往槍膛裡塞了一顆開花彈,然後等待著時機。

突然間,傷員的身體發出了一陣極度痛苦的痙攣,他的頭部出現了。弗裡茨瞄準他的耳朵扣動了扳機,隨即看見他的腦袋被打爆了。

四周一片沉寂。

二戰回顧:德軍狙擊手為了讓同伴結束痛苦,一槍將其擊斃

狙擊手瞄準了同夥的耳朵,扣動了扳機

多年以後,這名狙擊手還對這一槍深感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