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資訊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菜單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Porsche, a starry dream

夢想可以是未來,其實也可以是過去。在過去的夢想故事中,我們可能會汲取更多的力量、信念和堅持,汽車設計亦是同理。

ICONA不僅是趨勢的

破曉者

,也是

經典的

致敬者。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有些東西是永不會過時的。

之前,ICONA用自己的筆觸,嘗試著去一探阿爾法羅密歐的設計史,取得了不錯的讀者反饋。今天,我們致敬的品牌是保時捷。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

這世界上有兩種汽車。

一種汽車,是把我們從A地運到B地的好幫手,安全舒適又經濟,甚至可以和我們聊天,給我們放音樂、播電影。這種便利性使它們在生活中難以替代,因此車企們趨之若鶩,製造高性價比的產品,來搶佔百姓的車庫或是車位。

這種車,我們叫它“國民車”。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2

另一種汽車,則是供我們遊目騁懷的藝術品,它們壓根不可替代——不只是別的交通方式,甚至其他品牌、其他款式的汽車,也絕無可能取代它在擁躉心中的地位。它出現在舞臺上、海報中、賽道內,以及少年們的夢裡。

這種車,我們叫它,夢想之車。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3

毫無疑問,保時捷屬於後者。

在聳峙的群山中,你無法忽視那雄偉的東嶽。

在璀璨的星海里,你不難辨認那奪目的北斗。

齊魯青未了

Ground zero

1948年,當

費迪南德

·

保時捷

博士

終於擁有了一家以自己的姓氏為名的

汽車生產商,

這名奧地利最傑出的汽車工程師,已經在汽車設計這條道路上艱難跋涉了五十年——其間映出的每一縷輝煌,都源自路上的坎坷崎嶇。

或許有些人的才華,真的來自造物主的偏愛。

費迪南德

·

保時捷

於1

898

年加入維也納的

Lohner

車身工廠,正式開始自己的汽車生涯,

但在兩年之前,22歲的他已擁有了一項與汽車有關的重要專利——輪轂電機。所以在1898年,一款名為“Lohner-Porsche”的雙座電動車橫空出世,兩個前輪各有一臺輪轂電機——嗯,這是一臺前驅純電動汽車,來自124年前。很快,費迪南德又給後輪裝上電機,從而研發了

世界第一輛四驅汽車

;增加內燃機給電池充電,從而研發了

世界第一輛增程式混合動力汽車

……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4

看似“是個人就能想到”,但對固有觀念的反思和突破、對挫折的忍耐和思索、對成功的渴望和執行,哪一個不是罕見的品質?

快進到1906年,32歲的保時捷加入戴姆勒公司奧地利分公司,是的,這就是你熟悉的戴姆勒·賓士的前身之一。他從奧地利分公司的技術部經理做到總公司的首席工程師和董事,其間他曾因

流線型設計

的Prince Henry賽車大放異彩,也曾因“

小型國民車

”的提案被否決而備受挫敗。最終,1928年底,“小型轎車”的方案再一次折戟後,他失望地離開了戴姆勒。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5 Prince Henry賽車(1910年),比汽車行業流線型的風潮早了二十多年

離開了賓士,但保時捷博士並未離開“流線型”和“平民汽車”的夢想,他甚至沒有長時間離開斯圖加特。

1

930

年,保時捷汽車工作室在這裡成立,

這個工作室有兩件偉大的作品

其一是

流線型的奧迪

(是的,不過嚴格意義上那時還叫“汽車聯盟”)

Silver

Arrow銀箭賽車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6 Auto Union Typ C賽車(1936年)

它和賓士的銀箭一起主宰了30年代後期的Grand Prix賽場,讓德國無噴漆的、樸素的銀色車身在賽道上流光溢彩、風馳電掣,接替義大利的烈焰紅(沒錯,正是我們談到過的阿爾法·羅密歐),成為新的霸主。

另一件流線型的偉大作品,則更為著名。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7

沒錯,就是

甲殼蟲Beetle

。從最早的原型Type12,到為了風冷發動機的散熱而放棄後風擋的Type32,再到最佳化後“找回”後風擋的VW38(這時它正式擁有了“Volkswagen大眾”這個品牌),這款源於希特勒和保時捷博士共同的“國民車”夢想的傳奇車型,撇開政治的浮沫,仍是一款極為出色的劃時代產品。它是福特T型車之後,又一款專注於平民需求的座駕,但相比T型車,它的流線型設計大大領先,使之安全舒適又經濟(是不是有點耳熟?)。儘管高度流線型的車身和初期沒有後風擋的造型,讓它得到了“甲殼蟲”的“惡名”,但戰後復產的甲殼蟲用超過2000萬的全球銷量證明了自己並不“醜陋”,甚至充滿了靈動呆萌的可愛;它也用強大的基礎能力和改裝潛力支援著全世界使用者多元的移動生活方式,忠實地承載了保時捷博士的夢想,履行著汽車平民化的使命。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8

等等,戰後復產?

造化鍾神秀

Porsche lineup

從奧地利到德國,從Lohner、賓士到奧迪再到大眾,保時捷博士為汽車行業貢獻了太多,卻因二戰期間為納粹德國設計軍備(如著名的虎式、象式和鼠式坦克),以及與希特勒扯不清的關係而被列為戰犯。獲釋後的他心力交瘁,難以親自執筆設計,但幸運的是,他關於流線型跑車的夢想,在後輩手中得到了實現和發揚。

他的兒子

費利·保時捷

,在父親思想的指引下研發了一款“weekend sports car”(可直譯為“週末跑車”,指可以輕鬆愜意享受駕駛樂趣的休閒跑車),

也是保時捷品牌第一款正式車型,3

56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9

356使用了甲殼蟲的底盤,輕度改裝了大眾的水平對置風冷發動機,但卻擁有比甲殼蟲更輕、更極致流線型的車身,它也藉此實現了輕巧敏捷的操控性,在歐洲和美國掀起了一股運動熱潮,也奠定了保時捷品牌的設計風格:優雅後坐的姿態、強壯圓潤的肩部、流線順滑的曲面、以及那一對酷似甲殼蟲的、圓圓的“眼睛”,這一切都與它輕靈舒適的運動風格相得益彰。

這是保時捷品牌的第一款車型,也是保時捷作為“夢想之車”的開始。

隨後的550 Spyder以極其靈活的操控效能而著稱,Carrera提供了100馬力的強悍動力,但它們都沒有突破356的窠臼。幫助保時捷完成新跨越的,是費利的跨灶之子——亞歷山大·保時捷。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0

眾所周知,9

11

是保時捷的圖騰

。和前任356一樣,它採用了後置後驅+風冷發動機的方案,但不同於356的是,它在保時捷(包括甲殼蟲)的傳統守則之內保留了優雅的後坐趨勢、圓潤曲面和蛙眼大燈,但用利落的溜背強化了流線感,讓整車姿態煥然一新,也甩脫了上個時代筒型車身的贅肉,突出了矯健的現代氣息,堪稱大師之作。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1

作為一個車系,911的成功,一方面在於風靡全球的氣勢和龐大的粉絲群體:超過100萬輛的銷量(這可是一款價格不菲的跑車!)可以佐證;另一方面在於,從此之後,

9

11

就是保時捷,保時捷就是9

11

。9

11

定義了

公眾心中的

保時捷形象,也似乎從橫向和縱向定義了保時捷所有車型的造型基調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2

但由此,又帶來了另一個問題:911該如何換代?保時捷的設計該如何發展?

會當凌絕頂

The one: 911

911的粉絲是如此之多,如此之忠實,以至於雖有旁觀者吐槽911換代不換樣,都是甲殼蟲(對,說的就是Jeremy Clarkson),真正的擁躉也拒不接受任何“觸及靈魂”的改動,不管是風冷發動機改水冷,還是蛙眼大燈變成“荷包蛋”,都讓996備受爭議。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3

後來的事實證明,水冷是可以妥協的,但大燈不行。客觀來說,這個新前臉並不能算醜陋,甚至還很迎合時代審美,秀氣而富有曲線美,但顯然,911的粉絲能接受任何大燈造型——只要是橢圓。

於是,保時捷的設計師陷入了與幾十年前亞歷山大·保時捷類似的困境:迭代創新就會被守舊派詬病,但始終如一又會索然無味,逐漸流失使用者……

保時捷選擇了一條有趣的道路。

一方面,對於招牌911,他們不輕易變動,以小修小補為主,不改變品牌核心元素(graphic佈局),但在比例姿態上集腋成裘,其實已經與最初的樣子有了不小的區別。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4

可以看出,新時代的9

11

明顯採取了更低趴的姿態,擁有更寬大的體型、更傾斜的A柱,因而溜背的幅度也不再那麼“斬釘截鐵”,而是相對趨於柔和水平。

但相同點除了蛙眼圓肩溜背那些經典元素,還有優雅得體、精心經營的比例。

另一方面,保時捷致力於把9

11

的基因注入更多車型,不管是小跑車、SUV、四門轎跑還是混動四門轎跑。

這樣一來,很多熱愛911但由於價效比或實用性而猶豫的使用者,就有了更多選擇——911是夢想之車沒錯,但如果能在顏值和價格都打點折扣的夢想之車上享受到國民車的優點,那何樂而不為呢?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5

但等等,保時捷不是毫無疑問的夢想之車嗎?做SUV,做四門轎跑,豈不是為了金錢而放棄純粹嗎?

夢想,當然沒錯。但夢想一定是高高在上的嗎?

你應該還記得,費迪南德·保時捷博士正是因為“平民汽車”的夢想而離開戴姆勒;

你大概也瞭解,保時捷一直與大眾集團關係曖昧,曾試圖收購大眾,卻被大眾集團吞併;

你可能不知道,21世紀初大眾集團掌門人皮耶希,正是保時捷博士的外孫,亞歷山大的表兄弟——他甚至一手推動了與911同平臺的奧迪R8的研發——還記得30年代的銀箭嗎?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6

夢想車與國民車,本就沒有這麼涇渭分明。相比法拉利和蘭博基尼,保時捷在跑車界,也是相對更優雅宜人的存在。

關於保時捷,有一句名言:“

我環顧四周卻難覓夢想

車,因此我決定親手打造一輛。

這句話的來源,有說法是費迪南德·保時捷,也有說法是費利·保時捷(保時捷官方取後者)。這當然可以作為費利打造保時捷356的良苦用心,但想想看,這句話作為費迪南德打造甲殼蟲的原因,也並不違和。

泰山巍峨雄壯,卻也為螻蟻提供水土和物產。

北斗遠在高天,卻也為生民垂賜光明和方向。

對一個真正的汽車人而言,夢想之車又何妨是國民車?而每一輛國民車,也應以夢為名,以夢想的標準去

追尋

保時捷的燦爛星河:泰山四顧,北斗搖光

圖17

參考資料:

圖1-4/6-9/11-17引用自wheelsage

圖5引用自igeek

圖10引用自北晚新視覺

*本文為ICONA發表的設計觀點分享,文章不含任何商業目的,其引用的圖片、LOGO、車型名稱和品牌均屬各自法定著作權所有人。如有侵權,請聯絡我們刪除。